黄站

首頁>>新聞資訊>> “2020年度中國散文年會”于京召開 年度獎項揭曉 正文

“2020年度中國散文年會”于京召開 年度獎項揭曉

2020-12-14 16:04 武振江、郭瑞陽 中國人物榜
分享到:

“2020年度中國散文年會”于京召開 年度獎項揭曉

2020年12月12日到13日,《海外文摘》雜志社、《散文選刊·下半月》雜志社主辦的“2020年度中國散文年會”在北京召開。

開幕式上,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高洪波致辭,他說:“在當前全球疫情這種特殊的背景下,大家此時此刻來到北京,召開中國散文年會,說明散文的魅力和凝聚力是多么的巨大,朋友們對這次的會是多么的珍重和珍視,所以我祝賀我們這一次難得的疫情中的聚會。我們能趕上這樣一個時代啊,對在座的每個人其實是一種幸運。豐子愷的散文,我研究過,我當年的論文就是研究豐子愷散文的,后來,我才有勇氣寫散文,原來我不太敢寫散文。豐子愷那個時代最有名的散文他的《緣緣堂隨筆集》,緣緣堂,是他花他的所有積蓄蓋的,但是沒多久,就被日本人就炸了,然后他就開始逃難,從桂林一路逃帶著孩子一路定居在重慶,后來在臺灣也去過幾年,這么一個很安靜的畫家、翻譯家、散文家,與世無爭,對孩子充滿著美好的感情,對他身邊的所有的他的孩子和動物寫的簡直非常到位,現在他的畫也是非常貴、非常好的那種漫畫,但是戰爭一來,攤上了能怎么辦?自己蓋的那個房子,三層設計那么好的房子,讓飛機炸了,那就是一個時代,他一路在寫,而且,淡淡的哀傷寫他的兒女們兒童的快樂是很震撼的,因為對于孩子來講,跟一場游戲似的,他沒有感到生活的殘酷,甚至可能死亡降臨那一刻他都沒有意識到這些,但是豐子愷作為一個他的父親帶著他。逃難的時候,告別了他心愛的房子,然后呢一路奔波,然后很艱難的到重慶,等等等等。而且他還寫了《口中剿匪記》,也就是拔牙,寫的非常生動。我也有說一代人有一代人命運,像豐子愷這代知識分子,它們的命運,國難當頭,沒辦法。家破人亡,甚至好多像郁達夫直接就被日本人殺害了,這在今天都是大師級的了。我希望大家珍惜我們眼前的一切,記住我們所經歷這個特殊的時代,就像豐子愷這代文化人,記住了他們當年逃難孩子們在逃難中的游戲以及他艱難生活中。他呢?脖子上趴著那只大白貓,這就是一個散文家的心情。任何的時候,萬事萬物皆可入我筆下,前提就是,萬物皆備于我,你自己得有真正的藝術家心中的自我,有一個觀察點,然后呢,才能表現出你所處的時代。他不一定是大風大浪,但是哪怕是個人的。綠水清波,但是無數個風波集中在一起,就是有巨大的風暴。所以,珍惜你身邊的生活,珍惜你所處的時代,珍惜每一天,把握命運給你的這支筆,因為,并不是每一個有志于寫作的人都能成為散文家!
“2020年度中國散文年會”于京召開 年度獎項揭曉
      本次年會共評選出4個年度獎項。其中,魯敏《就花生米下酒》、施曉宇《空海:中國取經》、莊振加《被拐賣后的那些年》、張銳鋒《塔城隨記》、張林華《龍窯》、何正良《夢回先遣連》、周有德《周有德散文小輯》、查興娥《貨車被劫記》、林麗華《柳桂青》、蔣殊散文集《沁源1942》10篇(部)作品榮獲一等獎。另外,石舒清《余墨》、李芝桂《手機墮落記》、吳斌《我在旅途當大廚》、左左《每一天都在告別》等散文,分別榮獲“十佳散文獎”,“十佳散文集獎”,散文類二、三等獎。
“2020年度中國散文年會”于京召開 年度獎項揭曉
      備受矚目的年度“精銳獎”,被新疆阿勒泰女作家阿瑟穆·小七奪得,獲獎散文集《解憂牧場札記》中的她和那座游牧民族老院子,是作者堅守“垃圾是堆錯地方的財富”的理念,花費了10年時間,利用在廢品收購站收購的舊物、在周邊坍塌老屋處撿拾可再利用的建筑材料及舊家具舊的勞動工具、在民間收購老物件等,恢復建成,起名為“解憂牧場老院子”。在這里,不但吸引了成千上萬人來參觀,還帶動一個小村依托游牧非遺生產生活方式開展旅游活動,實現文化民俗脫貧致富。難怪阿勒泰市副市長葉素琴在開幕式上發言時,激動地稱小七是“阿勒泰的寶貝”。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高洪波肯定了小七的散文創作,他說:“小七的散文注角極其敏銳,她快樂的文筆,給人一種寧靜的力量。平靜出散文,或者寧靜出散文,安靜出散文,反正要有一個‘靜’字。小七的散文中,有草原的氣息,邊境的風光,還有一個女作家特殊的溫暖,這種情感,情懷,到少數民族特殊的情誼,到大自然萬物的溫暖,堪稱‘走在陽光下的文字’!
“2020年度中國散文年會”于京召開 年度獎項揭曉
      著名作家王宗仁說:“小七,一開始我以為她是少數民族,后來一看她是漢族,一個漢族女孩子把自己的心血融入到阿勒泰這樣一個地方,是很不容易的,而且十年都是這么做的。我讀了小七的散文以后,對她講述的牛羊馬等動物的文章,頗感興趣,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一邊讀,一邊寫隨想她生活在地域廣闊,自然環境甚美的草原,她比一般作家擁有更豐富、更空靈的創作資源?侦`和空曠不一樣,空靈里裝了好多想象,好多她自己實踐以后的感想,那種創作的激動,所以你看她寫動物的時候,例如《交際羊》,羊走了以后要回家,它又不能一下子回家,不是它家里的人叫它回,但它想著那個家,想著家里的人,別人叫它它也不去,它就自己找它的家。后來,它終于在別人的引領下回到了家。它畢竟是個動物嘛,它走失以后它就自己摸索著走回了家。這哪里是寫動物啊,這是寫人呀!所以,我今天見到小七以后,又羨慕又敬佩,又有心酸感,說不清道不明。這樣了不得呀,她不是個作家,她是我們阿勒泰地區的一個美麗鄉村的建設者啊,我要向她學習!雖然我自己對高原有一定的感情,但是比她差遠了!
“2020年度中國散文年會”于京召開 年度獎項揭曉
      年會上,《海外文摘》雜志社執行主編蔣建偉發表了《2020年中國散文工作報告》,主辦方還舉辦了6場名家講座、阿瑟穆·小七散文研討會、2020年中國散文朗誦會、2021年簽約作家儀式等系列活動。
       活動中,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高洪波提出“平靜出散文”的觀點,得到與會作家的一直認同。高洪波說:“散文的定義有寬窄之分,寬起來,凡韻文之外均為散文;窄下去,又非‘美文’莫屬!無論寬或窄,至情為文、有感而發的標準是首要的。若干年前我扮演過豪豬角色寫雜文,曾以《散文與撒文》為題刻薄過一番散文界,認定散文的‘散’字加一個提手,便成為‘撒’,隨后才有散文‘創作’中的撒嬌、撒潑、撒謊直至撒氣、撒刁、撒野和撒癔癥、撒酒瘋諸般行為方式。當然,把這么多與‘撒’有關聯的貶義詞傾倒在散文頭上,不太公平,可誰叫這兩年散文突然火暴呢!火暴者,熱點也。一成熱點,八方關注,梅花鹿與信天翁,兩種應具平常心的動物,陡然變成大象和白肩雕,珍貴兼珍稀起來,這并不一定是好事。平常心。散文作家重一個平常心,所以從這一個角度看中國當代的散文,畢竟散文大大多于‘撒文’,這正是散文希望之所在!
“2020年度中國散文年會”于京召開 年度獎項揭曉
       作家梁曉聲說:“聽剛才的朋友們的發言我有一些感受,高洪波主席講到的‘心靜出散文’,我認為這一點很重要,我覺得人也是在心靜的時候讀散文,心不靜的時候是讀小說的,還可能就回放一個武打片、戰爭片,這時候是需要一個非常強的外力的影響,是自己以求安靜,但真的心靜的狀態下,其實是想讀散文的!
此外,還有阿成、王宗仁、劉慶邦、鮑爾吉·原野、張銳鋒、蔣建偉、巴根、蔣殊、俞勝等多位作家一起參加了活動。(武振江、郭瑞陽)

(編輯:鑫果)


分享到:
中華文教網手機版
? 中華文教網版權所有 中華文教網簡介 投稿指南 聯系我們 tags 版權聲明 sitemap

黄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