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站

首頁>>讀書寫作>> 張慶和:好詩三“道” (附:張慶和《昨天那點事》〈組詩〉) 正文

張慶和:好詩三“道” (附:張慶和《昨天那點事》〈組詩〉)

2020-01-15 11:46 笑琰 315記者攝影家網
分享到:


詩之三“道” (原創)
張慶和
萬物存在有理,百事求進有道。詩歌,作為文學家族里的重要成員,之所以百代興盛,千年不衰,其道何在?數十年的詩歌創作實踐,略有體悟與積累,藉此小文吐露之際,故謂詩之三“道”,以求方家指教。
一曰“氣道”
竊以為詩是有氣的。氣通了,詩則順:語順,意順,情順,境順,讀起來也順,容易產生共鳴。大千世界的風霜雨雪,現實社會的冷暖寒涼,都必然會在詩人心中掀起波瀾,從而萌發詩情,生成為詩,進而釋放詩氣,形成詩的氣場,甚至使人一下子就能看得見詩的形態,觸摸到詩的骨骼。
因為,那詩氣:
有“橫眉冷對千夫指”,陽光誰也不能壟斷的真氣;
有大格局,高品位,風吹草低,大漠孤煙,大江東去的豪氣;
有蜂唱蝶舞,滿園春色,向真向善的香氣;
有關注社會,關注生活,關注人民群眾的地氣;
有忠實于心靈,堅守自己,不忮不求,不卑不亢的骨氣;
有不隨波逐流,勇于實踐,努力登攀詩歌高度的勇氣;
有蓓蕾初綻,雨后春筍,黎明露珠般的鮮氣;
還有風撫塔鈴,珠落玉盤,心弦隨之顫動的靈氣;
以及情納風云,冷眼向洋的靜氣,等等……
身處現實中的詩人們,心靈是敏感的。生活中的酸甜苦辣,人生路上的坎坷曲折,大自然里的千山萬水,等等,有如一個個彈撥器,一定會不斷地來撞擊詩人們的靈感之弦。那弦絲上崩出的詩曲,或高或低,或長或短,或柔或剛,或隱或顯,可謂豐富多彩,各領風騷。
二曰“味道”
我贊成這樣的說法:詩若酒。酒靠釀制而成,是供人們品味的。詩亦然,只有品,方知其真味,只有耐品的詩才是好詩。
這里所說的味道并非生活中酸甜苦辣的實指或入詩,主要指詩的含蓄,詩的一種藝術表現手法。
這里所說的含蓄,并非晦澀。是說通過對詩的品味,琢磨,能使人領略其詩之意境、情境。而且一旦領略了,會有洞門大開、眼前一片明亮之頓悟。比如讀現代詩人卞之琳的《斷章》就是這樣的感覺:
你站在橋上看風景,
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
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
你裝飾了別人的夢。
這首僅有四行的短詩里,詩人在盛贊一個人的美,卻沒用半個美字。頓悟之后,瞬間感到主人公真是太美了,美的醉人。這里,到底是人美還是詩美,已渾然一體,難以分辨。
這僅僅是頗具味道的現代詩之一。
在數不清的傳統古詩詞里,那些“味道”頗濃的詩作更是數不勝數。
“映階碧草自春色,/隔葉黃鸝空好音。"(杜甫)幽深的意境,直擊心性,余味無窮!袄w云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秦觀)遼闊的情境,搖撼心靈,令人回味再三。似這類有味道的詩詞太有魅力了,堪稱百讀不厭。
三曰“門道”
這里所說的“門道”,顯然有寫作方法之蘊。詩該怎么寫,各有千秋,各有妙招。一個詩人就是一個哈利波特,沒有統一的模式。
功夫在詩外,奮而出詩人,是詩之門道,是千古遺訓,其言至今不枯,仍有存在價值。所以,詩人們要積極參與社會實踐,親近祖國大好河山;多走走,多看看;多讀多想多寫寫,堅持下去,妙法自在其中;蛟S,這才是最實用的走進去或走出來的詩之門道。
在經過了多年的詩寫之后,卑人也曾把散文寫作中常用的“通感”藝術手法導入,其中一首《夏日小河邊》尚覺有些意思:
柳蔭劇碎陽光
粉末滿河道飄蕩
誘惑在前方悄悄拐彎
蟬聲興沖沖織網
碧草欲挽留腳步
不小心驚動了芬芳
在這首六行的小詩里,我把人的視覺、聽覺、觸覺、嗅覺,甚至味覺,都揉進了。這樣,詩就有了些豐富感,有了點咀嚼的味道,使滿懷的愜意、閑適之情得以展露。
細想門道,堪為多多:豐富的情感是詩的內核,構思是詩歌的外在形象,語言是詩歌鏈條上的重要一環,有如人體的肌膚不可短缺。以及其他等等。如果說“功夫在詩外”也是門道,那應是一種見底的哲思和修為,而絕非背離正道的歪門邪道!因為,歪門邪道里走不出真正的詩人,走不出好詩人,更走不出大詩人!
詩歌的創作與創新,主要在實踐而不是理論,更不要迷信所謂技巧。如果說真有技巧,正如前面所述,那也是熟能生巧。所以,以上所言詩之三“道”,只是一孔之見,且莫歸屬于技巧二字。

張慶和:好詩三“道” (附:張慶和《昨天那點事》〈組詩〉)


附:張慶和《昨天那點事》〈組詩〉


《昨天那點事》〈組詩〉
張慶和

《往 事》
或枯葉般飄落
或風帆般揚起
消失與存在純屬偶然
記憶是部多余的零件

相信機緣是一場誤會
鈣化的大腦系生命果實
孩子們鉆進青紗帳里
做著大人看不懂的游戲

花兒凋謝會感傷
葉兒零落便凄涼
恒守松柏不一定長青
誰說枯萎不是風景

《火燒云》
落日把樹梢輕輕一蹭
蹭出一片火星
火星飛濺
點燃過路的云彩
直燒得半個天紅

落日不見了
云彩們不肯離去
就化作點點星光
裝飾夜空
有的還成為種子
深深植入大地
生根 發芽
慢慢長大
長成黎明


《就因為有那樣一種心情》
就因為有那樣一種心情
我們的生命才這般沉重
為什么不能是那縷風呢
來得悄悄
去得匆匆
一路無影無蹤
為什么不能是那片云呢
想淡就淡
想濃就濃
隨意變換自己的表情
為什么我們不呢
像呢喃的紫燕
把春光裁成一道道風景

張慶和:好詩三“道” (附:張慶和《昨天那點事》〈組詩〉)


《我 們……》
自從
愛的對角線
把你我扯成南北兩極
我們
就再也躲不開
被夜雨打濕的那個記憶

春天來了
都相信不會再飄雪花
一切都綠了
我們的心
更綠得出奇

綠是單純
綠是幼稚
單純和幼稚
解不開那道方程試題
由此
我們也被復雜感染
彼此復雜成難猜的謎語


《月圓的時候》
月亮于寶藍色夜空裸奔
星星 
擠眉弄眼地哂笑
暗柳 
企圖遞上招搖的裙裾
又恐遭遇蔑視的目光
還是蛐蛐們想得明白
把一聲聲詠嘆唱給沉寂

是誰把月光斟滿心杯
讓我在夢中與你同醉

張慶和:好詩三“道” (附:張慶和《昨天那點事》〈組詩〉)



《你曾經走進我的生命》
你沒能走入我的生活
卻走進了我的生命

那是一棵記憶的樹
有風的日子 
搖晃夢
有雨的日子 
懸掛星
太陽企圖提拔影子
被一片云改變了風景

不必禱告什么了
心 已經走出黎明


《禱 !
讓我們一起去蔑視痛苦
向導是潛伏在心底的真誠
緣分從來不屬于罪錯
它不會吹落家園的花朵
不必把喘息當作狂風

興奮和愉快是毛毛細雨
久了也會打濕衣裳
方向既然已經確立
就不必再說那個“但是”
天文和星星都是姐妹
我只需要一個伙伴

就讓這黛綠色山谷
暫做一處棲息地吧
對話是一種荒唐演義
我的心至今不會說話
愛情是創造而絕非傳教

相信自己是旺盛的根須
正在靜靜地注視前方
溪流沖刷巖石 
那是溫柔 那是撫摩
把渺小與懊惱拋還給上帝吧
握手是最好的諒解方式
如果你不生氣這話就是多余
消息長翅已經飛走
落上心枝 新聞也許又一次粉碎

我在禱祝中念你的名字
每一聲都是劃響的火種
點燃誰其實并無緊要
冥冥中只要你在呼喚


《風 景》
曲徑通幽是一種境界
愛 是漫步的風景
天靈地光都很吝嗇
目光們反倒熱情

這里的風景不肯定格
醞釀芬芳是花的習性
風們偶爾也輕撫歌弦
枝葉隨之弄弄身影

這里的蔭暗盛長故事
這里的火焰冶煉熾誠
小路布滿了潛伏的心緒
一處崎嶇 一張拉開的弓

張慶和:好詩三“道” (附:張慶和《昨天那點事》〈組詩〉)


《無 題》
之一
理智忠實地把守門戶
鑰匙不敢接近鎖孔
信仰走入廟堂不到時機
無奈便成為一種格言
在幽秘的小巷悄悄流竄

野荊榛聰慧起來
枝椏搖曳鮮亮斑斕
一個不肯生長童話的地方
綠化樹鋪天蓋地
成了誰的家園
之二
晚霞燦爛地開放過后
星星把靜寂投放郊野
人們掙不脫夜的魔力
紛紛品嘗灑落的滋味

一場游戲滑稽地開幕
進攻和防守演主要角色
目光偵探般四處搜尋
勝負從來沒有結局

不知道是醉是夢還是詩
幻像呈一幅美麗畫圖
時間如射出的子彈拒絕挽留
啟明星似巫婆念夜的咒語


《幻 像》
一群人吵吵鬧鬧又擁又擠
只為品嘗一粒果實
責任和義務像鼻涕被甩掉
靈魂若被風驅趕的浮云
一座橋在眼前轟地坍塌
故園和樂土都不再向往
水變幻成云霓迷惑太陽
沙漠正在一天天逼近
橫橫豎豎
脫韁的野馬四蹄張揚
良知被罩進一張網里
境界是一只短缺的水桶
流失的部分升華為彩虹
有人以庸俗為瀟灑
有人在創作自慰歌謠



我要爆料 免責聲明
分享到:

相關新聞

中華文教網手機版
? 中華文教網版權所有 中華文教網簡介 投稿指南 聯系我們 RSS訂閱 版權聲明 網站地圖

黄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