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站

首頁>>少年成才>> 新加坡的經濟飯 正文

新加坡的經濟飯

2020-12-29 09:17 李滌非 今日文教周刊
分享到:

            文/李滌非

      作為全世界消費水平最高的國家之一,初到新加坡,我就被這里的繁華景象所吸引,燈火輝煌間,我這個在北京生活十多年的“首都人”也不禁醉心其中。高樓鱗次櫛比的金融區,門店寸土寸金的商業街,新加坡可以說是走到哪里都是CBD,這是一個被新加坡人親切的稱為小紅點的城市國家,在遍布傳統風情的東南亞,她的發達程度有些夸張和突兀。
      同樣夸張的還有新加坡的物價,在烏節路(Orchard Road)任意一個餐館的人均消費都不會低于30新幣,而精致的菜肴則是這30多新幣賦予的意義。新加坡的物價之高讓低薪水的普通勞動者很難在像烏節路這樣的地方“大展拳腳”。不過就是在這樣寸土寸金的新加坡,也有十分便宜的美食——經濟飯。顧名思義,從名字就可以看出經濟飯實惠、便宜的特點。這是一種起源于馬來西亞,流行于馬來西亞、新加坡和泰國的中式經濟型餐食,雖然不屬于新馬泰三國的主流美食,但廣泛存在于這三個國家的小販、路邊攤或食閣中,以物美價廉且方便快捷著稱。類似中國的蓋澆飯,經濟飯不僅便宜實惠,而且量也不少,完全對得起它的價格。經濟飯是食閣的常駐嘉賓,可以這么說,如果新加坡的食閣里沒有經濟飯,那么這個食閣肯定就不能稱其為合格的食閣。通常經濟飯的種類有很多,比如華人經營的經濟飯通常有豬肝、各種豆制品(豆腐,豆干,豆皮或者腐竹),還有鹵蛋,空心菜等。最重要的一定會有鹵雞腿、鹵雞排,或者鹵丸子等多種葷菜,盡管便宜,卻能做到葷素搭配,形式變幻。葷菜是一家經濟飯的招牌,通常老板會在自家的招牌上寫上“一塊錢吃雞腿”或是雞排,食客點上幾道素菜,再加上一個雞腿,看似樸實,生活的滋味卻盡在其中。另一種經濟飯是印度人經營的,一般會以炸雞和咖喱為主,整體符合印度人的口味。

新加坡的經濟飯
      我第一次吃經濟飯是在第一天上中學時的新加坡華僑中學本部的食堂里。華中本部的食堂與新加坡一般的食閣差不多,有海南雞飯、西餐、馬來菜(清真)、粿條面、生果飲料還有經濟飯等多種事務供應。一般一個小時的吃飯休息時間飽餐一頓完全足夠,而第一天上學的我卻因為不了解情況,下樓比較晚,等來到食堂時最受歡迎的粿條面店已經排起了長龍,盡管不是很情愿,我卻也只能選擇排隊較短,盛飯也快的經濟飯了。不到十平米的經濟飯店鋪里面放著裝菜的柜子和裝飯的桶,同時在這不大的地方站著三個老爺爺為前來吃飯的同學服務。兩位老爺爺站在柜子后盛飯盛菜,另外一個負責做菜洗碗。這家經濟飯通常會有炒豬肝、炒豆芽、空心菜、咖喱雞、鹵豆腐、鹵雞蛋和鹵豆皮等。通常,老板在餐盤中扣上一小碗米飯,再問你要吃什么菜,兩道素菜一道葷菜加飯三塊五,兩葷兩素四塊新幣,物美價廉,著實有它吸引人的所在。我一般都選擇兩葷兩素,炒豬肝是必選,其次加一個鹵蛋,素菜根據當天的情況來定。但是不可或缺的是他們家免費的隱藏菜單“靈魂咖喱”,需要單獨向老板問及。他會把咖喱汁淋在飯菜上,再加一塊土豆,看似毫無美感,拌飯吃卻別有一番風味。我在學校的第一年幾乎每天都吃這家經濟飯,不僅因為它相比其他幾家更便宜,最重要的是它的便利。粿條面要煮很久,海南雞飯的阿媽動作也慢,只有經濟飯點菜流程簡單迅速,從點飯到坐下來吃根本用不了一分鐘。保證了午餐質量的同時亦給了我午餐后難得的休息時間,讓我得以在一上午的忙碌后享受飯后片刻的寧靜與安然。
      對于經濟飯,新加坡本地人也有不一樣的情愫。不僅是學生,在新加坡的大多數藍領的一生中也一定會經歷一段“經濟飯時光”。因為房價的不斷上漲,本地人們不得不以各種方式厲行節儉,當然吃飯也能省則省。此時經濟飯便成為他們的首選,因為經濟飯不僅便宜,而且選擇相比于雞飯、粿條面來說更多樣化,3塊新幣能吃到肉和蔬菜,營養非常均衡。甚至,新加坡人們還在網上發起了各樣的“經濟飯挑戰”,人們把自己點的經濟飯拍下來曬到網絡上,與陌生人分享一天生活的同時,也相互鼓勵著省錢的行為,為各自的買房理想加油打氣。
      經濟飯便宜量大的特點絲毫不影響經濟飯的盈利。2020年因為疫情的影響,新加坡的經濟很不景氣。面對經濟不斷倒塌的局面,新加坡的經濟飯卻在困境中站了起來,受到了空前的歡迎。由于經濟下滑,許多食客的飲食習慣從平時的高檔餐廳轉為經濟飯,使得新加坡經濟飯的生意異;鸨。令人欣慰的是,這些經濟飯的老板賺得盆盈缽滿的同時也不忘回饋社會。在新加坡小印度一帶的陶勝路(Townshend Road)上,一家擁有39年歷史的大連傳統面店(注:此大連傳統面之大連非遼寧大連)就宣布每周二和周四午餐和晚餐時間免費送出500份經濟飯,這位面店的老板對市民薪水受到影響導致的經濟拮據感同身受,出于善意推出免費餐食的計劃。從經濟飯的誕生到現在,它在新加坡社會中扮演的角色早已不僅是一份便宜快捷的午餐,更如日本的味增,韓國的泡菜,深深融入進每一個在新加坡生活著的人們的內心,成為了深植這個城市的城市符號與文化印記。而我想,這份經濟飯的存在,也正象征著新加坡這個繁華又浮躁的城市中珍貴的樸素和踏實,也正是這份樸實無華,才是城市能在世界進程中得以生生不息的力量源泉與不竭動力。

分享到:
中華文教網手機版
? 中華文教網版權所有 中華文教網簡介 投稿指南 聯系我們 tags 版權聲明 sitemap

黄站